22年來,利物浦從未在自己的主場輸給過同城死敵埃弗頓,但今天凌晨,這一紀錄被打破了。英超聯賽第25輪,利物浦在主場迎戰埃弗頓,經過90分鐘的鏖戰之后,埃弗頓憑借理查利森和西爾于茲松的進球,2-0戰勝同城死敵,從而終結了自己在安菲爾德球場的不勝紀錄。對于最近的利物浦來說,輸球似乎已經不稀奇了,新年伊始,紅軍打了12場比賽,輸掉了其中的7場,并且自1923年來首次遭遇主場聯賽四連敗。

讓我們回顧一下紅軍本賽季的滑鐵盧,傷病無疑是關鍵因素。從范戴克賽季報銷開始,紅軍中衛就成了高危職業,一個接一個地與本賽季的大部分比賽揮手告別。萬般無奈之下,克洛普只能把法比尼奧和亨德森強行頂上來代打中衛,從某種角度來講,這樣無疑能夠提升后場出球和組織的能力,但同時,也放棄了最關鍵的防守。

后腰的防守職責,在于攔截、逼搶,牢牢占據禁區前沿的空間。在這一塊,他們面對的通常都是對面的進攻中場,相較于前鋒,這類球員的沖擊力并沒有那么恐怖,雙方處于五五開的局面,即便有所劣勢,其身后還有中后衛保駕護航。而這些后腰客串中后衛時,就會發現,一切都不同了,作為門將身前的最后一道屏障,他們不能犯一絲一毫的錯誤,還要承受非自己常規對位級別的沖擊。

再反觀空出的后腰位置,則必須要交給維納爾杜姆、米爾納、蒂亞戈等人,讓這些進攻型球員退位承擔嚴苛的防守任務,其所能展現出的防守效果自然也不理想,拆東墻補西墻,拆西墻補門窗,這實在是牛頭不對馬嘴。

最糟糕的是,防守做不到位,還嚴重影響了鋒線的發揮。正是由于中場沒辦法好好做自己的工作,所以三叉戟必須自行回拉,擔負起中場推進的全新職責;如果隊形的高度保持不變,那么進攻球員就要在高位逼搶時輸出更多的跑動,在逼搶失敗后進行更多的回追,從而承擔更多的防守工作。

戰術全面崩盤,由此開始??寺迤盏膽鹦g體系,非常依賴球員的執行力,只有通過大量的跑動,才能撐起高位逼搶的要求。這本身就要面對球員消耗過大、容易受傷的弊端,除非陣容厚度足夠,或者教練時常變陣,才能規避這個問題。利物浦并不是大富大貴的球隊,經不起折騰,但是克洛普作為一名德國系教練,往往不會準備第二套陣型,這就導致他的球隊在失去核心之后,成績容易出現大滑坡,如今的狀況,也可說是預料之中了。